【中国梦•践行者】“牛郎织女”谱写港珠澳大桥上的爱情之歌

2018-10-09 14:25 来源:大洋网 作者:    编辑:徐泓   

A- A+

摘要:国庆前夕,港珠澳大桥顺利完成全线试运行通关测试,意味着大桥正式通车万事俱备。

工地上的集体婚礼

建成后的港珠澳大桥东人工岛

“打桩哥”宋奎和妻子在工地拍婚纱照

“打桩哥”宋奎正在工作中

2009年12月15日,世界最长的跨海大桥——港珠澳大桥正式开工建设,2018年2月6日大桥主体全线交工验收,标志着这一超级工程完美收官。千秋伟业、八年工期,数万名建设者夙兴夜寐,在浩渺的伶仃洋上谱写了一首首波澜壮阔的大桥之歌。他们中有“夫妻档”、有“兄弟连”,还有“父子兵”。

国庆前夕,港珠澳大桥顺利完成全线试运行通关测试,意味着大桥正式通车万事俱备。在大桥即将通车之际,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走进多个建设者家庭,倾听他们诉说这几年为粤港澳大湾区这条新的“脊梁”奋斗的故事。

他,在茫茫的海中人工岛建设工地;她,在岸上的港珠澳大桥项目营地里;虽然有情人终成眷属,但却是现实版的“牛郎织女”。

2016年12月3日,在港珠澳大桥岛隧工地Ⅱ工区食堂,几个红彤彤的大“囍”字贴在简陋的墙上格外醒目;而施工营地里,喜庆洋洋,四对新人在百多名工友的见证下步入婚姻的殿堂,但简单的婚礼过后,他们没有闲情来享受浪漫的蜜月,等着他们的是紧张忙碌的港珠澳大桥岛隧建设。

现为该工区副总工兼质检部部长的宋奎,就是那场集体婚礼的主角之一。因为建设港珠澳大桥,差点爱情黄了,女友曾经受不了长期的异地恋,“‘要么在珠海跟大桥谈恋爱,要么回来跟我谈恋爱’,原本她对我下了最后的通牒,结果反被我‘忽悠’来一起建设大桥。”说起与妻子的爱情故事,宋奎哈哈大笑。

“打桩哥”牛郎织女式的爱情

近日,记者在港珠澳大桥岛隧项目总营地见到当时集体婚礼主角之一宋奎,他和妻子曹琰都是港珠澳大桥的建设者,但曹琰2015年以前是在长沙一家银行上班。两人的甜蜜爱情在大学里就开始了。2012年7月,学路桥专业的宋奎毕业后就进了中交三航局,入职培训让他了解超级工程港珠澳大桥。但是做梦都没想到,一结束培训,单位就通知他到珠海参加这个伟大的工程建设。“高兴得一夜没睡觉”,宋奎说,但那时金融专业毕业的女友曹琰已经在湖南长沙一家银行上班,对港珠澳大桥一无所知,无法体会到他内心的激动。

接到宋奎的通知,曹琰只知道从手机百度地图中查到珠海那个“小点点”离她现在的位置有800多公里。电话中她淡淡地对宋奎说,“反正你要常回来看我”。“好!好!”电话中宋奎连忙答道。

但一到珠海,宋奎就食言了。一开始,他被分配到正在施工的海中东人工岛上,在工程部副部长的手下,主要负责栈桥平台及钢护筒打设施工,同事亲切地叫他“打桩哥”。

“振动锤,开!”每天清晨7:00,对讲机里准时传来“打桩哥”的声音。初出茅庐的宋奎,一开始什么都不懂,但他肯学肯干,成了工程部最忙的人之一,最长一次他60天没下岛,天天泡在工地上,成天忙碌的他早把“常回去看她”的承诺抛在脑后。最多每天跟女朋友通通电话,但是工地上又太吵,有时候躲在厕所里关上门给曹琰打几分钟电话,听到女友的声音,那一刻他最幸福,所有的寂寞和疲倦都抛诸脑后。

一晃大半年过去了,2013年春节,宋奎毕业后第一次回长沙。曹琰的父母一见到这个“准女婿”,大学毕业前还是白白净净,斯斯文文,现在晒得像“包公”,有些心疼,更多是惊诧,不解地问道:“你的工作是干什么的?咋晒得这么黑?”得知他天天在工地上干活,未来的岳父有点“不满意”。

对大桥建设的热爱,准岳父无法体会,宋奎没有过多解释。休息了两天,他回到珠海就投入到一如既往忙碌中。不久后的一天晚上,曹琰下班后回到出租屋,搬弄衣柜时,大木柜的门框掉落,将她的一只脚砸成粉碎性骨折,曹琰哭哭啼啼地给宋奎打来电话,原本是希望他能抽个空回去看望自己,但末了宋奎一句话直接把曹琰气得哭着摔了电话,“亲爱的,现在工地上真的很忙,走不开,你让室友送你去医院,我过一段时间再回来看你”。等到半个月后的一个周末,宋奎赶回长沙时,曹琰的脚已经好了一大半。

这回,曹琰很认真地跟宋奎谈了一次,要求他回长沙重新找份工作,但他再一次“忽悠”女朋友,“我目前还得回工地上干着,也慢慢在网上找工作,如果在长沙找到合适的工作就回来。”

女友生气下最后通牒

几个月过去了,知道宋奎在忽悠自己,曹琰决定赶到珠海来看看他。这是她第一次来珠海,宋奎把女友接到项目部的营地宿舍住了一晚上,第二天一大早,他又丢下曹琰,自己坐船又到了海上的工地。曹琰在珠海待了三天,只能自己逛街,自己去澳门。

这次曹琰真的生气了,给他下了最后的通牒,“大老远跑来看你,你就不能抽一天陪陪我?要么你留在珠海跟大桥恋爱,要么回长沙跟我恋爱。”三天后,曹琰憋着一肚子气离开了珠海。

“她回去后几天都不接我的电话。”宋奎笑着告诉记者,“她不接,晚上我就把电话打到她室友的手机上,她不得不接。”也不记得过了多久,他才哄得曹琰不再生气,这样一晃又过去了一年,在2014年底,曹琰跟他去领了结婚证。2015年初的一天,Ⅱ工区的党支部书记邱云找他,“宋奎,听说你已经跟女朋友领了结婚证?目前工区综合部需要一个文员,看她有没有兴趣过来,解决一下两地分居的问题。”

宋奎一听,高兴地连忙给曹琰打了个电话。“什么?你要我辞职跟你去修桥?”“是的,老婆,你看我一时半会也回不来,要不你就来试试?这样的超级工程对于我这个学路桥专业的人多么重要,你也不是不知道,我爱你,也爱港珠澳大桥。万一你来了受不了,我和你再一起回长沙。”

“我学金融的耶,跟你的工地八竿子打不着!”沉默了好半天,电话那头没再说话,“你让我想想,还得跟爸妈商量一下。”第二天,曹琰答应他来珠海,这让“打桩哥”高兴得手舞足蹈。

几天后,曹琰一个人风尘仆仆地来到珠海。同事祝贺她结束了异地分居,但只有他们自己清楚,新的“牛郎织女”的生活又开始了,曹琰工作在岸上的项目部总营地,宋奎在海中人工岛上工作,经常十天半个月不下岛,两人虽然近在咫尺,但一湾海水相隔,他们每月顶多能见一两次。

大桥工地上的集体婚礼

2016年12月3日,港珠澳大桥岛隧道工程Ⅱ工区食堂里,几个红彤彤的大“囍”字贴在墙上显得格外喜庆;在东人工岛项目施工营地,四对新人在百余名现场工友的祝福下步入婚姻殿堂。曹琰是这次活动的组织者之一,又是婚礼主角,忙得不可开交,但她很开心,一脸幸福地要求新郎宋奎,“等港珠澳大桥建成后,你一定要补给我一个浪漫的蜜月”。

Ⅱ工区的党支部书记邱云说,这几年有不少年轻男女在这里相知相爱,最后走进婚姻的殿堂,这次简单而不失喜气的集体婚礼,仅仅是他们一个工区为几对新人补办的婚礼。在大桥建设大军中,还有很多新人都没有时间办婚礼,有的就是请同事在工地上吃一顿饭,有的就是趁过年回老家找亲友聚了一下,更谈不上度浪漫蜜月。

另一位新人孙洪春的新娘张焕,一人独自在连云港工作,她说丈夫这几年一直都在港珠澳大桥施工现场,从未给他过过生日、情人节;就连领结婚证都是“速战速决”。“他头天下午从珠海赶回连云港,第二天领完结婚证,下午又赶回珠海;这一次又是第一天办完婚礼,第二天又上工地。”妻子笑着说他舍不得花时间谈恋爱;给她的礼物从来都是在机场顺手捎来的。

这次集体婚礼中另一个男主角叫莫日雄,虽然与妻子刘小美一同住在珠海,但由于莫日雄是大桥岛隧工程东人工岛项目副经理,经常守在海中人工岛上施工现场,平时两人依然是聚少离多。婚礼的第二天,莫日雄就带着新婚的妻子回到项目营地,给同事分发喜糖,和大家分享幸福的喜悦。同事们接过喜糖,一边给这对新人送上祝福,一边笑呵呵地把喜糖往嘴里塞。然而同事嘴里的喜糖还没化,莫日雄便把新娘晾在一边,一头扎进施工现场,原来,当时东人工岛正在进行紧张的施工,很多工作都得莫日雄参与。

女儿出生取名为“湾湾”

昔日的“打桩哥”宋奎去年升任为工区副总工兼质检部部长,工作更忙。直到今年,虽然港珠澳大桥主体工程早已结束,宋奎却把妻子一个人送回长沙老家生小孩,自己仍留在项目部营地上,仍有很多收官工作需要他去做,不仅没兑现承诺给妻子补过一个浪漫的蜜月,就连女儿出生时也不在身边。

“由于他在工地现场走不开,我在长沙那几年,一年能和他见上两次面都是很奢侈了。”曹琰说。2015年初,曹琰放弃了在省城银行里的工作,也来到了岛隧项目部,成为大桥的建设者之一,现在她对港珠澳大桥也有深厚感情,“如果我是学这个专业的,也会像他那样执着地选择这个工作,碰到这么伟大的工程,这是多么难得的机遇。”

在2018年2月6日港珠澳大桥主体全线交工验收的这一天,怀孕待产的曹琰住进了医院。今年2月8日上午,女儿出生了,为了纪念自己为港珠澳大桥建设奋斗的青春,宋奎决定将女儿取名为“湾湾”。“新建成的港珠澳大桥是撑起粤港澳大湾区的脊梁,所以给女儿取名为湾湾。以后还要告诉她这座跟她同龄的世纪大桥,爸爸也参与了建设。”

宋奎今年国庆在营地里加了5天班,之后抽了半天带着曹琰母女去中山玩了一趟。宋奎说,这是他一家三口第一次真正意义的集体出游,一路上他总抢着抱孩子,当8个月大的湾湾在他怀里手舞足蹈,宋奎想尽办法逗着女儿欢笑不断,"这个时候,切身感受到作为一个父亲的幸福"。

随时关注时政,旅游信息,微信扫码关注千亿国际网公众号


客服电话:0888-5596997 | 客服QQ:3239896935 电子邮件:3239896935@qq.com

主管: 千亿国际市委宣传部 主办:千亿国际市广播电视台 承办:千亿国际网运营中心

千亿国际网运营中心 版权所有:Copyright © LiJiang.Cn All Rights Reserved.